九九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驱散心中的芜杂,奔赴远方(本卷完)
    自打天元纪确立后,巨子就在没出现过。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是死是生,有人期待着她再度归来,也有人认为她已经永远长眠。

    所以,当知道即将抵达的即是曾经巨子的书房时,白穗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态去面对。她看着旁边的秦三月。

    “秦姐姐,你在想什么?”

    秦三月怔怔地看着前面,也不知前面有什么吸引着她,还是说她正在出神。

    “……没什么。”秦三月轻声说。

    她站起来,走到门口。不一会儿,阁楼轻轻颤抖了一下,随后她推开门。

    沉寂了两千年之久的那扇门打开了。她向里面看去。没有灰尘,一切都井然有序,透着一股佳木经了年岁,受了古韵后的清香味道。不过,到底是没有半点人气儿了。

    秦三月感觉得到,这间屋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气儿。

    她踏步走了进去,白穗跟在她后面。

    巨子曾经住过的书房,在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满屋子的书籍与珍藏,也没有悬挂着的字画种种,有的只是一方书案,书案上的家伙什儿摆放整齐端正,纸笔安安静静躺在自己的位置上,似还在等待主人的到来。

    书案后面的位置是一定屏风,屏风素而干净,没有什么字画,只是淡黄色与灰白色的几根无规律线条划分出了不同的区域,以至于看上去那么空荡荡,但真要说好看,也未必。屏风之后,是一张两用的凉床,可躺可座,上有一方小桌子,小桌子摆着一根玉簪子以及一块白色的骨笛。

    秦三月走在地板上,地板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按理说,依照墨家的技艺,打造出行走在上时不会有任何动静发出的地板很简单,但看样子,似乎没有这样做,不知是巨子的意思,还是其他。

    “看上去,有些普通呢。”白穗由心而说。

    秦三月点头,“兴许,大人物也未必要与寻常人有多大的区分。”

    “倒也是。就像我的父皇,虽然是一国之君主,却也还喜欢未央城南街小巷里的臭豆腐。”白穗对秦三月没有丝毫隐瞒,简简单单地说出了她父皇的小癖好。

    秦三月禁不住笑了笑,“要是让你父皇知道,你说得那么简单,得吹胡子啦。”

    “不会啦不会啦,父皇没有胡子,要吹也是吹头发。”

    秦三月莞尔。她来到书案正面。椅子并未放正,就像主人刚刚出去了,待会儿还会回来。

    书案上放着一本没有闭上的书,斜斜地对着倾斜的椅子。

    秦三月脑袋里浮现出一个女子斜着看书的样子。是习惯吗?

    她伸手拿起书,上面的文字还不是儒家的雅体,是现在很少见的复体。看样子,这本书很有年头。经过几千年,却丝毫不损,也不知是该归功于书本身,还是这个“普通”的书房。

    秦三月安静地读了起来。

    书的内容并不多,依照秦三月的速度,很快就读完了。

    大体上,讲的是一些山水见的趣闻。秦三月想了想,这种类型的书,一般是书坊最喜欢的,因为内容简单,真假可以不用细究,读者也还比较喜欢,用来当作解乏很不错。

    巨子也会读这种书吗?还是说,这本书其实有高深之处。

    秦三月以御灵之力去感受,然而,书的确是普通的书,没有隐藏内容。

    或许,这也是巨子其实也很普通的又一“佐证”。

    秦三月放下书,翻到原本那一页,再以原来的姿势。她看了看书案的其他位置,见到在角落的砚台下压着一张纸。她伸手抽出纸,大概是压得太久了,折痕的位置已经十分脆弱了,所以,她轻轻一打开,就直接断裂了。

    “啊,断了。”白穗小声说。

    秦三月眨眨眼,“这应该不会怪罪我吧。”

    “故人的东西嘛……主人不会怪你的话,就没事了。”

    “故人已去……”

    “但云长老不是说过吗,会再回来的。”

    “但肯定完全不一样了。”

    白穗看着秦三月好奇问,“哪里不一样?”

    秦三月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长得不一样啊。”

    “切,什么呀。”白穗努努嘴,认为秦三月是在打趣自己。

    脆弱的纸张上只写着两个字——

    “天”,“地”。

    恰巧的是,纸张断开后,将“天”与“地”分开了。

    简简单单两个字,不能说明什么,也难以去猜测当时巨子以何种想法写下这两个字。秦三月只能凭借字迹去想象,巨子该是怎样的性格。

    这不同于在青梅学府墨池里,能够用上殷正气去感受过去的清宫玄女。这件屋子里,任何东西,都失去了人气儿,没有任何过去的气息遗留下来,所以秦三月无法用御灵之术去解析推演过去的墨家巨子。

    她重新将纸放在砚台之下,随后移步向屏风一侧走去。走到窗户面前,她推开了窗。

    因为是在巨子崖,所以窗外看去便是高山悬崖,很空旷,也很安静。

    白穗靠在窗台上,遥想,“不知巨子会不会在累了后,靠在这儿放放松,休息一下。”

    “会吧,大概。这么好的风景,不每天看看的话可惜了。”

    “每天都看,不会腻吗?”

    “你每天都走路,腻了吗?”

    “感觉不太一样吧。走路是本能与必须要做的事,但靠在窗上欣赏风景,嗯……不好说。”

    秦三月笑笑,“兴许巨子就是这样一个人。”

    白穗摊摊手,“没有真的见过,怎么猜都对。”

    风撩起她们的鬓发。秦三月比起以前,褪去了许多稚气,不过,仍旧不喜好妆容的她,还是显得十分素净的。白穗嘛,才是刚刚成年的年纪,稚气未脱,娇俏而灵动。

    秦三月转身离开窗台,她看向屏风之后的两用凉床,目光落在那方小桌子上。

    一根玉簪,一支骨笛。

    她走上前去,率先拿起骨笛。十分熟悉的质感,温凉而光滑。

    这是,师染的骨头所做之笛。

    秦三月记得师染曾经返回东土的飞艇上说,她只送过两个人这样的骨笛,一个是她秦三月。另一个,师染没有说。那时,秦三月也没有问。

    现在,答案摆在面前了。

    巨子就是另一个人。

    秦三月无比清楚,这样的骨笛对于师染而言十分重要,只会赠送给她特别在意的人。那时的秦三月,并不知道自己对师染而言,为什么就变得“十分重要”,“让她很在意了”。但在月亮上,师染说起她过往时,提到了墨家巨子,说那是她曾经的好友,叫姬以,另一支骨笛就是送给姬以的。

    现在看来,姬以的骨笛就摆在面前。

    这种相逢,似乎让人有些可惜。

    “小以……姬以。”秦三月轻声念叨着巨子的名字。

    “什么?”白穗问,“你在叫谁吗?”

    秦三月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墨家巨子叫姬以。”

    “啊!你怎么知道的!”白穗瞪大眼睛。

    “她的朋友告诉我的,嗯……她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白穗微微张张嘴,已经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了,“所以我就说嘛,秦姐姐你肯定不一般的!”

    秦三月没有多说,一笑而过。

    她想,要是在这里吹响姬以的骨笛,师染听到后会是怎样的心情。

    不过,到底是没有吹响。她原封不动的,将其放回原位。

    接着,她目光投向玉簪。

    姬以是个喜欢簪子的人吗?秦三月伸手而去,手指刚碰到簪子,簪子突然就颤抖了起来。她下意识缩回手。

    “动了,动了!”白穗睁大眼。

    秦三月将白穗护在身后,退后一步。

    白穗稍稍一愣,然后幸福地挤了挤嘴角。

    玉簪如同褪去蒙尘的历史沧桑,发着柔和而清淡的光。尖头正对着秦三月,蠢蠢欲动,看不出是要扎过去,还是飞过去。

    僵着一会儿后,玉簪慢悠悠地,像飘零的树叶,荡过他们之间的距离,落在秦三月面前。秦三月心领神会地伸出手,簪子便落在她手中。

    “诶,为什么?”白穗好奇问。

    秦三月手中四溢御灵之力,试图通过这支簪子,去感受过去。但簪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哪怕一丝过去的气息,就像它昨天才刚刚被制成。

    “感觉,它希望我带它走。”秦三月说。

    “但它看上去就是根普通的簪子啊。”

    “不知道。但我的确感受到了。”

    秦三月没有说谎。这根簪子看见她像是见到了老朋友。

    不过,秦三月心里却没那么开心。这样的迹象以及师染那种暧昧的态度,似乎都在表明这一件事她跟巨子有着不可切分的联系。

    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秦三月并不希望自己是过去某个人的转生之类的存在。她希望自己如同老师所说,只是她自己。

    在寻找身份之谜这条路上,她害怕着这一点。

    “秦姐姐,你怎么了?”白穗问。她看到秦三月又失神了。

    秦三月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

    “你可一点都不像没什么的样子。”白穗说,接着她吐露少女的关切,“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事在困扰着你,但我都会给你助威的哦。要是我能让你开心一点,就更好了。”

    秦三月嘴角泛开弧度,“你这么说,我就更开心了。”

    “这样吗!那要我说更多吗?”

    “真情实感所说,才能打动人哦。”秦三月点了点白穗的额头,“为了讨好他人所说,只能止步于讨好。”

    “哦。”白穗受教地点了点头。她转而又看着秦三月手中的簪子,“那你要带走它吗?”

    “……”

    秦三月不知如何选择。

    带走这支簪子,是否就表示自己的确与巨子有着不可切分的关系呢?

    但不带走,那样的事情就并不存在了吗?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到底是坦然地奔赴过去,还是撇开旧尘,走向未来……

    想逃避这一切……

    想躲进三味书屋里……

    想躲到老师背后……

    想……回到最开始的时候。那间小院子里,有老师,有师姐,有师妹,有漂亮的梨花树,后来有了薇姐姐,有了又娘,有了雪衣……

    想回到那时,一切都安好的样子。

    想逃离这些只有自己,只有遥不可见的未来的日子。

    秦三月痛苦地闭上了眼。她多想不顾一切,倒向后面,砸到哪里便是哪里。

    一双娇小而柔软的手臂从侧面环抱住她,暖意携带着单纯的关切,与她日渐冰冷的外壳接触。

    “秦姐姐,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痛苦……但我在你身边,我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白穗尽量想用温柔的语气去安慰秦三月,但她毕竟还是个初长成的少女,稚嫩而稍显笨拙。

    秦三月睁开眼,侧过头看着这个崇拜着自己的简单少女。她太过于简单而纯粹,以至于秦三月不愿意将自己的任何痛苦倾向她丝毫。

    “没事的,我没事的。”

    “你只会说没事,明明有事,却总是说没事。大人的世界都是这么不诚实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还要当大人啊。”

    白穗委屈而不满。

    以她的视角看,秦三月的确是个不诚实的人。

    事实上,秦三月也曾经如她一样,看待叶抚也觉得叶抚是个不诚实的人。

    到现在,秦三月有些能够理解叶抚那种不能述说的感觉了。

    她在心里可笑地想着,自己明明很讨厌什么都不说的叶抚,却也还是不得不变成他的样子。

    “那,你能帮我解答一个问题吗?”秦三月问。

    白穗眼神充满希望,“你说!”

    “如果某一天,你发现你所追求的并且实现了的什么快意恩仇,江湖情长,今日提刀上马,明日弯弓射日,全都是虚假的,是谎言,是你的父皇为了满足你游历天下的欲望而构造的虚假世界。你该怎么办?”

    白穗怔怔地看着秦三月。

    秦三月这个问题问得很残忍,丝毫不留情面。把白穗最渴望的与她最避讳的紧密联系,让她做抉择。

    秦三月没有说话,十分认真地看着白穗。

    白穗低下头,深深地吸了口气。

    果然……很残忍对吧。秦三月失落地想着。

    但接着,白穗高高地仰起头,大声说

    “是的,一切都是假的又怎样。但我所感受到到的快意恩仇,江湖情长,那种在江湖中闯荡的恣意是真的。我相信,即便那是个虚假的世界,但我在里面时,不知道一切真相时,真心实意地与虚假的江湖相处时,是开心的。是的,我会面对凄惨的现实,面对一切崩塌的废墟,但我曾经……快乐过,快乐的感觉不会骗人。”

    秦三月愣愣地看着白穗。

    白穗情感高昂,言语激动,涨红了脸,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极力维护自己“真实”的那一部分的家伙。

    “我不知道我的回答,秦姐姐你满不满意。但真的,我所希望的是江湖,那么身在江湖,我就快乐着。我所希望的,正是我的人生。”

    从一个纯粹的人口中所吐露出的话,总是那么具有感染与信服力。

    秦三月轻声呢喃,“我所希望的,正是我的……人生。”

    白穗不敢看秦三月,头望向别处。

    秦三月心中发颤,像是有什么要涌出来。

    看着像犯错待罚的小孩一般的白穗好一会儿,才笑着说

    “你还真是个擅长苦中作乐的人。”

    白穗脸更红了,“怎么了嘛,这就是我啦!现在我是这样,以后我也是这样!不管啦,不管你怎么想了,反正这就是我。”

    秦三月莞尔,“我也没说我不喜欢啊。”

    白穗惊喜地转过头,立马又害羞地哼了一声。

    秦三月紧紧握着手中的玉簪,就像握住了她心中的选择。

    “走啦,得去跟云长老好好说说,就说,是穗妹你这家伙让我带走玉簪的。”

    “我才没有!”白穗在后面恼火地说。

    秦三月开心地笑着,不顾形象,肆意地奔跑着。

    好畅快,心里好畅快……

    就像在明安城郊外的草地上,追逐即将逝去的夕阳。

    (本卷完)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