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开局七个异世界 > 534.完了!真成糊涂蛋了!
    “我们从未与它们直面过,这就是为什么在上次你询问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们并不知道硅基生命是否存在的原因。”

    星际办公室的小隔间里,老厄尔将一份标记着“绝密”的数据卡,放入加密过的解码器中。

    一条蓝色的光带浮现在捧着咖啡杯的老江眼前。

    跳动的光点如俄罗斯方块一样不断挪移变幻,这是解码的过程,几秒之后,便有数个视频录像被释放到老江眼前。

    他新手点开一个,全景式的画面播放,让老江如身临其境。

    而入目之处,是一片黑暗的星域。

    以伊甸探险队的视角,看到的是一个被拆解大半的星球。就像是被掏空的橙子,内部的果肉和汁水都已经被取走。

    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一个世界的空壳,还有那些失去了地核无力维持重力聚集,而四处散碎的世界碎片。

    在一轮即将熄灭的太阳恒星的照耀下,这片风景显得如此的凄凉。

    而随着画面视角向下挪移。

    老江看到了一艘破碎的船,很像是某种怪异的登陆艇。

    但被破坏的极其严重,从仅存的残骸上的标志和它的构造方式来看,确实和罗格手里那枚钥匙的风格很像。

    “其他几个你也不用看了,都是一样的内容。”

    老厄尔坐在老江对面,他用一种严肃的语气,在四周回荡的毁灭影像中,说

    “目前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不管那个机械文明的形态如何,它们都极具攻击性和侵略性,而且我们的探险队发现,那些破碎世界的资源被发掘的干干净净。

    就像是贪婪的吃掉了那些世界的每一丝生机,只留下完全无法被利用的残渣,这样的开采水平,已经在伊甸文明的技术之上。

    换句话说,它们的文明层次,可能和伊甸持平,甚至更高,比你们的世界也更高。

    不过这个也不好说,文明层次和战斗力并不直接挂钩。

    它们或许在整体力量上占优。

    但个体力量,肯定不如你们那个世界那么夸张。

    所以,我并不建议你主动去寻找它们,这可能会给你的世界带来一些麻烦。”

    “嗯。”

    老江点了点头,他思索了几秒钟,说

    “我在想,如果那个侵略文明已经扎根废土,为什么它们没有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当年那场核大战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你们伊甸人的先遣舰队里,都是智能,而没有一个活人”

    江夏眨了眨眼睛,开玩笑一样对厄尔说

    “会不会是因为,整个伊甸世界其实都是一场梦啊?人们都如缸中之脑一样,活在一个黑客帝国式的程序里?”

    “这个问题有意思。”

    老厄尔笑了笑,他伸出手,抓起手边的签字笔,狠狠扎在老江的手指上。

    当然,没破皮,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疼吗?”

    老头问了句,老江耸了耸肩,说

    “不疼,你力气太小了,但我知道你的意思。好吧,厄尔,我就开诚布公一些,我知道你们瞒着我一些事。

    关于伊甸世界的真相。

    我也知道,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介于我们现在合作愉快,所以我不主动问。

    我更希望,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上,你们能主动向我透露一些。”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江。”

    厄尔重新端起咖啡杯,说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比你认为的更真实。

    伊甸文明的幸存昭示了我们存在的使命,在那个使命完成之后,你想知道的那些,我都会告诉你。

    但不是现在。

    远不是现在。

    你上次申请的大型群星数据链已经制作完成了,还有我们目前的智能芯片科技,单兵式能量武器科技,经过联邦议会讨论,也决定向你的组织开放。

    至于军用智能的设计图,被驳回了。

    不是我们不给

    是给了,你们也做不出来。

    材料学是个大坑,各个世界的资源不同,所以不必在这上面纠结太多。”

    “嗯。”

    老江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离开,不过在走出几步之后,他又问到

    “关于那个‘葬礼’计划?”

    “武装舰队已经出发了。”

    厄尔看了江夏一眼,说

    “这就是伊甸人回报朋友的善意,江,和我们做朋友,你永远不会吃亏的。”

    “唉,这就不是试图用礼物堵住我的好奇心吗?”

    在回到苦木境的这一瞬,老江低声吐槽道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厄尔都会玩这一招我真想拍着桌子告诉他,别用那些科技羞辱我!但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真香啊。

    你们这些伊甸人,到底想干嘛?

    总是藏着掖着,真的让我很难完全信任你们啊。呃?师叔,你不去休息,在这里干什么?专程等我吗?”

    在老江眼前的思过崖上,在那风景很好的悬崖边,穿着一身墨衣的刘楚,正背着双手站在那。

    风吹动这大修士的衣袍,还有他脸颊边的两缕头发。

    让他看起来有种想要寻短见,跳崖自杀的忧郁气质。

    “本修是来通知你,因你所行善事,于域外张扬我墨家威仪,你的思过提前结束了。”

    刘楚头也不回的说

    “现在就收拾一下,回尚同峰去吧,顺便去看看你师父,她今早刚刚苏醒。”

    “这就结束啦?”

    老江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四个多月的山洞,心里还有点小小的舍不得,住在这里确实清静,而且少有人打扰。

    不过很快,老江就注意到了另一件事,他轻声对刘楚问到

    “师叔,自打斩杀了红月亮之后,你就感觉不太对劲的样子,好像是心里压着什么事,是你从红月亮那里,知道什么大事了吗?”

    “我”

    刘楚张口欲言,但话到嘴边,还是摇了摇头,说

    “你不必多想,只是本修疲惫罢了。

    今日过来,还有另一件事要与你说,关于那异人世界的新墨城,要加快建设。

    本修还有打算,在红月世界也选择一处上好良地,在那里建一座第三墨城,欲把外门整个迁徙到那里去。

    这事已和三宝说过。

    三宝那边并未阻拦,我知你和外门长老王六福关系匪浅,便由你来操作这事。

    待我等西海寻祖同时,让外门加紧搬迁。”

    “这”

    老江心中顿时生出不妙之感,他说

    “红月界灵气不足,那里的地区就算再好,也赶不上外门所居之地,干脆也别浪费时间寻找,请三宝长老出手。

    把明鬼峰从墨霜山山体上挪下来,整个送入红月界就是。

    但师叔,你把话说清楚啊,你这几句话让我心头担忧,你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你觉得西海寻祖这一去,莫非咱墨霜山就要有大难临头?”

    “本修也想明明白白告诉你,江师侄。”

    刘楚这一瞬流露出他从未有过的茫然与无奈,他回头看了一眼老江,说

    “很遗憾,本修也不知福祸何为,掌门一门心思要往西海去,我作为他徒儿,就算舍身一搏,也要助师父达成心愿。

    但如此行事,有本修一个也就够了。

    你是门中少有知晓各种机密之人,本修今日就与你说,去西海之路,一旦事有不详,你要立刻抽身而退。

    不但你自己要走,还要带着宗门中人一起走。

    包括你师父!

    必要之时,带上这墨霜山基业,退入异人世界中,那方世界有伟力加持,也算一方大灵界,在那里相助你师父重建墨家道统。”

    说着话,刘楚挥手弹来一物,正落在老江身前,是一方温润玉符。

    “此乃山门九重大阵开启之钥,你拿在手中,莫要告诉旁人。”

    说完,刘楚身形在破空咒中,骤然消失,只留下老江一人大眼瞪小眼。

    他看了一眼手中玉符,心中不安更甚。

    这刘楚肯定是从红月亮那里,知道了一些秘密,否则不会一下子如此悲观。

    但他不愿说,谁也不能逼他。

    老江呲牙咧嘴的朝着天空竖了竖中指,回身将山洞中的东西都收纳起来,也不用代步法球,就以空间挪移,嗖嗖嗖的离开了后山。

    在山下,如月已在等他,后半段往尚同峰去的路,干脆就是被香香甜甜的小秘书抱着,以她双翼飞行,最终到达尚同峰顶。

    四个师姐现在都有活干,不在山中,她们的弟子也被带去红月界和aga世界,让尚同峰更冷清了一些。

    不过施妍那绣楼洞府还在原地,而且大门敞开。

    江夏和如月落在门前,整了整衣服,就欲上前拜见师父,结果还没进门,就听到其中施妍温声说到

    “哎呀,弟弟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

    如月茫然的看着江夏,老江木着脸,并不打算解释。

    主要是这个解释起来太麻烦。

    他迈步走入其中。

    发现绣楼一层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完全不见以往那邋遢的样子,还摆了张灵木桌,其上摆着几道菜。

    真正意义上的龙肝凤髓,还有些闪耀着流光的配菜,都不用吃,灵力四溢中闻一闻都让人心清气爽。

    “你先坐那,待姐姐我弄完这道菜。”

    施妍在旁边忙碌着,还装模作样的带着个围裙,挥舞着铲子,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看的老江目瞪口呆。

    他愣了几秒,揉了揉眼睛,回头对如月说

    “这不对!肯定是我刚才世界通道开错了,开到一个平行世界里了!走走走,先回红月界,咱们用星阵再走一次。”

    “唉,别走啊。”

    施妍在那边大喊到

    “不许走,你这臭弟弟,快过来,陪我好好吃顿家常饭。”

    眼见江夏还要走,嗖的一声,施妍托着一盘菜挡在了江夏身前,还是那个她,容貌什么的并无变化,但脸上这幅温婉之态是怎么回事?

    喂!

    你肯定是落雁假扮的,对吧?

    之前那个不修边幅,大大咧咧,小肚鸡肠,疯疯癫癫的施妍在哪?

    “都说了不许走,还敢往外走,小贼讨打!”

    施妍横眉冷竖,挥起手就要往江夏身上打,这一瞬的回魂让老江点了点头。

    对,没错。

    就是这副恨得牙痒痒的表情!

    这才是他记忆中熟悉的那个施妍嘛。

    但手掌挥起,落下时却又变的温柔起来。

    在如月如见了鬼的表情注视中,施妍的手放在老江发鬓处,她的大眼睛里一瞬畜满泪水,手中端着的菜也被丢掉,被如月眼疾手快的接住。

    “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我却一直跟着师父四处走,甚至没空回去看看你。”

    “呜呜呜”

    大修士下一瞬伸手将一脸懵逼的江夏抱在怀中,她拉长哭腔,抽泣着说

    “弟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对不起,姐姐当初没照顾好你,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你回来了,你总算回来了。”

    “莫哭,莫哭。”

    施妍这一哭,闹的老江心里也酸酸的,说话神也带上了哭腔。他明知道这是心中那股被同化的,属于施云的记忆在作祟。

    但这会发自心底的真挚感情涌出,就是忍不住。

    一边轻拍着施妍肩膀,一边回头对目瞪口呆的如月打了个眼色,让小秘书淡定一点,同时今日这事,不许往外说。

    “完蛋了呀,这病情又严重了。”

    老江心里无奈的想到

    “以前说她是大糊涂,那是讽刺她,结果现在这真成糊涂蛋了虽说确实有元神同化之力,但你姓施,我姓江。

    这怎么就能成姐弟了呢?师父啊,你正常一点好不好啊?你这样搞得我心里好乱啊。”

    99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