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睡眠中的云凡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悄悄的将小舞从自己怀里移开然后起床,起来的时候还不忘给小舞盖好被子。

    在收拾一番后,云凡拿出了纸和笔写了一封信。

    将信件用东西压在自己的枕头上后,云凡又从小舞身上,将送给小舞的储物魂导器拿了出来。

    在里面放了一万金魂币和昨天找小舞的时候顺便买的一条项链放在储物魂导器里后,云凡将东西放回了原处。

    最后痴痴的看了一眼小舞后,云凡在小舞额头上亲吻了一下,随后不在留恋直接离开。

    而正在熟睡的小舞露出甜甜的笑容,似乎做了个美梦。

    时间过去许久,小舞感觉到自己抱住的暖炉好像不见了,于是意识模糊的她缓缓的将手伸出被窝四处摸了摸。

    可是梦里的暖炉似乎不见了,只能触摸到一片冰凉。

    梦中的小舞很是着急,然后美梦渐渐变恶梦,她在梦里见到云凡突然不告而别,而且还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这可让刚生出依赖感的小舞吓的不轻,在梦中四处寻找着云凡,后面她见到云凡遇到危险,死在了她的面前,于是小舞从梦中惊醒过来。

    醒来后的小舞额头冒着冷汗,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被梦里的事情吓的不轻。

    “云凡!云凡!”刚刚被吓醒,小舞有些迷糊的喊着云凡的名字,可是没人理她。

    小舞又向云凡睡的地方摸去,她以为云凡只是睡觉不老实跑到床边去睡了,所以开始还没有多疑,不过渐渐的她脸色变了。

    她在云凡睡的地方摸了半天,除了一片冰冷外没有丝毫人的影子。

    小舞慌了。

    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她瞬间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后看着空荡荡的床铺,除了一张被石头压在枕头上的信封。

    小舞见到信封后急忙拿了起来。

    小舞亲启。

    这四个大字滚烫的印在封面,小舞连忙拆开信封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诺丁城了。

    小舞,不用来找我,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昨晚我就在思考要不要跟你道别,但是后面我还是将心中的想法压了下来,我不想经历分别时的痛苦,所以只能用书信将心中的想法告诉你。

    因为我有一些事情要做,我怕你让我带你一起去,而我要去的地方这对你来说很危险,所以我只能留下这封信离开了。

    小舞,你不用担心我,有时间我还会来找你的,这个时间或许几年,或许几个月就可以回来,所以你不用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

    在和你相遇的这几天里我很快乐,我很荣幸能遇到你这么美丽的女孩,这让我很想陪着你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成长,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了。

    以后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生活下去,还有,我送你的魂导器里面我放了一万金魂币在里面给你买东西用的,不过你要省着点花,在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长的白白胖胖的,不要瘦了哦~

    记得每天按时起床,不要睡懒觉了。

    记得按时吃饭,我给的钱不是让你胡吃海喝的。

    不要天天逃课,因为学院讲的东西对你很有用。

    对了,修炼也别落下了,要是回来你的修为和我相差太大,你以后估计就没时间陪我玩了。

    到了这,我还有许多话想跟你说,不过在说的话就显得我啰嗦了,所以心中的话还是待我回来再说吧。

    再见了小舞,不要舍不得我哦,嘿嘿~

    云凡留”

    小舞读完信后,将手中的信揉成一团想要扔掉。

    但是想扔的时候又忍不住将信收了回来,最后小舞抓狂的捶打云凡枕头说到:

    “混蛋,谁会舍不得你了,要走就赶紧走,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不得你这个臭流氓。”

    小舞虽然嘴上说着不是,但身体却不由的抱着云凡睡过的被子,似乎想感受一下残留的体温。

    抱着云凡睡过的被子,小舞的眼眶中渐渐泛起了泪花,她感觉现在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低迷的小舞将自己裹紧云凡的被子里,然后躺在床上回忆自己和云凡相遇的点点滴滴,嘴角时不时的微微上扬,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此时,诺丁城武魂殿内,坐在椅子上的教皇看着到来的云凡很是开心。

    她昨天下午命人确认过云凡的身份了,云凡从小到大的经历她都了解的很清楚,这让她不由的对这个弟子期望了起来。

    心想自己的这个弟子以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呢。

    “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云凡来到教皇比比东面前行了个礼问到。

    “现在就走吧。”比比东将心中的想法压下,手持权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她出来的也够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不过这趟行程让她白捡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这让她觉得这趟诺丁城来的值。

    比比东起身后想着身旁的菊斗罗吩咐到:

    “你下去让人把准备好的马车牵出来,我们回武魂殿。”

    “是,教皇殿下。”菊斗罗打量了一下教皇新收的弟子,随后应了一声出去叫人把马车牵出来。

    菊斗罗离开,教皇比比东让云凡跟着她,然后比比东带着云凡向武魂殿分殿门口走去。

    武魂殿的人执行力很快,云凡和比比东下楼的时候马车就已经在门口侯着了。

    马车看起来很平庸,和正常租的马车没有区别,只不过拉车的马似乎是驯服过的魂兽。

    其他地方完全看不出是武魂殿教皇所乘坐的马车。

    比比东见到马车后径直走了上去,进入马车后让叫了声云凡,让他进去跟她一起乘坐。

    云凡愣了一下,随即缓过神来,然后跟随教皇比比东的步伐上了马车。

    菊斗罗在云凡上车后,担任了车夫的角色,因为此行比比东只带了菊斗罗一人前来,所以菊斗罗只能委屈一下了。

    不过菊斗罗没有怨言,能帮到教皇大人是他的荣幸。

    哒~

    随着一道鞭子声响起,菊斗罗架着马车向城外跑去。

    马车内有两排座椅,教皇比比东坐在了最里面的一排,神色端庄的闭眼似乎是在修炼。

    云凡则是坐在了另一排座椅,透着窗户看着窗前飞速闪过的风景,眼神有些迷离。